邹城市豪特食品有限公司

尽是一派咨询太多来不及回复
发布时间:2018-08-20 10:30

  之后,《IT时报》记者尝试在“微店店长版”开店,只需要提供手机号注册,不需要提供任何工商注册信息,第一件商品不需要经过任何审核就能上架。隔天添加商品时,才提示需要输入姓名和身份证号来审核,审核秒通过后,就不再需要上传任何资料。添加带有明显logo的高仿品牌包包,也不需要审核便能上架并且转发到微信,门槛十分之低。
 
  老白云高仿圈,借微商复燃
 
  上个世纪80年代形成的广州白云皮具高仿商圈,随着微商的崛起,又一次生意兴隆,线下隐蔽经营,线上如火如荼,这里成了勾连线下制假工厂和线上售假商户之间的中转站。
 
  每天,大量的“名牌包包”从广州白云批发市场和广州三元里越丽皮具城出货,大量的“名牌手表”从站西钟表城出货。白天,这里到处可见悬挂着“Prda”“GG”“劳力仕”“卡地哑”这类招牌的门店,摆放的大多是粗制滥造的不带标的样品,商家会略带隐晦地对客人说:“好货都在后面,晚上6点以后可以拿货,等市场巡查的人下班。”
 
  夜幕一降临,白云批发商圈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,白天闭门谢客的门店也亮起灯火,拿着黑色大塑料袋的“跑货仔”不停往返于货车和档口,在透着微光的门帘内,满地都是快递盒,多到来不及打包。
 
  “今年以来,工商查得很紧,白天干脆不开门,新客户的生意流失了一大半,只能靠老客户支撑。”白云批发市场的一位老板向《IT时报》记者透露,“老客基本都在微信上下单,生意差一点的门店,一晚也有100多票。”
 
  他们家的店和大多数门店一样,白天店门紧闭,只在门上贴了微信二维码,晚上发货却要忙到凌晨一两点。
 
  离白云批发市场四五个小时车程的郊区,还有大量的小作坊藏匿在民宅中,一块“名表”通常是由几个小作坊合作完成,每个小作坊只负责一个部件,比如分成机芯、表针、表盖、表带等。
 
  “大工厂树大招风,容易被查。”童生(化名)是一位作坊主,他刚把作坊从深圳龙岗区大围村搬到东莞。童生向记者透露,在他厂里,没有做不出的名牌表,“什么国际名牌都有,只要拿图片给我,基本都能出样。”《IT时报》记者看到他的朋友圈里有不下20个国际品牌的名表,190元的浪琴情侣对表、270元的卡地亚女士腕表、250元的香奈儿精钢手表……不一而足。
 
  在童生的朋友圈,尽是一派“咨询太多来不及回复,请自助下单”的繁荣景象。
 
  相关链接:“傍名牌”调查:京东拼购步拼多多后尘?
 
  甫一上市,拼多多就陷入了傍名牌、山寨、假货等质疑。如今,拼多多还是山寨未净,60元买到AJ1山寨球鞋,398元买来山寨手机等媒体评测一直没有停歇。虽然拼多多股价持续下跌甚至破发,截至8月15日晚间,每股已经跌至17.7美元,跌破其发行价每股19美元。但是,拼多多的模式却在国内爆红,巨头纷纷效仿,淘宝联合支付宝上线拼团功能,京东拼购、苏宁拼购、考拉拼团悄然上线,跟随者们能否拥抱五环外的群众,实现社交电商梦,首先要看能否跨过质量关。
 
  《IT时报》记者发现,京东拼购重现了拼多多上的傍名牌现象,继小米新品、创维先锋等风波后,京东拼购上仍旧出现了“GUOU”手表等傍名牌产品。
 
  在京东商城以“迪奥手表”为关键词搜索,置顶的搜索结果竟然都是拼购店,其中一家“酷潮拼购店”在推荐图片赫然标注了“抖音同款”,在简介文字中明确标注“dior”“gucci”等关键词,而它真实售卖的产品标注的品名是“GUOU”“Dimini”等,且其样式有明显模仿迪奥、古驰正品的痕迹。
 
  “傍名牌”是指将著名的商标注册成为自己的公司商号,以便混淆公司名称与品牌名,试图使消费者误以为著名的品牌就是该公司生产的,从而扩大销路获取利润。根据此定义,京东拼购上的商家有“傍名牌”之嫌。

公司简介 | 公司新闻 | 行业新闻 | 产品知识 | 市场行情 | 联系我们 |
Copyright 2015-2016 邹城市豪特食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| 

0